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五读书 >> 相别 >> 第251章

50

于飞寻思着,想要张强完全打消轻生的念头,还需要方如的配合。

“歌唱比赛的时候,你唱一首歌给张强吧,鼓励他战胜病魔,祝福他早日康复。”下课了,于飞转过身对方如说。

“我也正有此意,可是唱那一首歌好呢?”方如歪着脑袋努力思考。

“你不是要唱《傻女》吗?”于飞假装不经意的问。

“可是《傻女》是……”方如说着低下了头,“是唱给你听的。”

“你一唱出来谁都听得到啊,那也就算是唱给他听了。”于飞右手放在方如的桌子上,左手挠了挠后脑勺,“张强好像有点不妥。”

“是啊,我看他情绪十分低落。”方如啧了一声,嘴巴憋成一条线。

“不仅如此,哎,他还流露出轻生的念头。”这时预备铃响了,于飞又转过身去。

“什么!”方如双手抓住于飞的肩膀,用力把他扭过身来,“他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

“看样子不像是在开玩笑。本来热情如火的一个人,突然变得冷若冰霜。对我和王平不理不睬,我们真是十分担心他。”于飞瞅了一眼讲台,看见老师还没进来,“后来他又跟我们说他想体验一下飞的感觉。”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看,左半边脸都被火烧伤了,他不哭不闹,这样的反应已经算十分坚强了。”

“他说想飞的意思是想跳楼。”

方如还想说什么,这时正式上课铃响了,老师在铃响前的一秒跨进教室。

“上课!”随着物理老师进入教室的还有他那洪亮的声音。

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站起来。

“同学们好!”

“老师好!”

全班坐下,老师开始讲课。

“我们去开导开导他吧。”方如趴在课桌上,小声地对于飞说。自从发生上课扔笔记本被老师罚款后,方如就不在上课找于飞说话。

“能说的我们都说了,没用。”于飞背靠课桌,侧着脸,小声回应方如。

“那怎么办?总不能见死不救吧。”方如急了。

“小声点。也不是没有办法。”于飞嘴角露出一丝奸笑。

“什么办法?”方如兴奋地打了一下于飞。

“需要你的配合。”于飞转身看了方如一眼。

于飞的这一眼,被物理老师看在眼里,“于飞,干什么呢?”

“老师,方如问我问题。”于飞站了起来。

“我讲到哪里了?”物理老师一脸和颜悦色。

于飞看了一眼黑板马上说,“带电粒子在电磁场中的运动。”

“好,既然你有听讲,那你上来做一下这道例题。”物理老师递了一根粉笔给于飞。

方如心想完了,不过还好物理老师不罚钱,顶多罚站。

于飞接过老师递过来的粉笔,三下五除二把题目做出来,潇洒的把粉笔扔回讲台,留下呆若木鸡的物理老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方如,于飞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你看出来哪里不对了吗?”物理老师皮笑肉不笑。

方如慢吞吞的站起来,心想我哪里知道他哪里做得不对,只得说,“我没有看出来他哪里做得不对啊。”

“还说你没有看出来他哪里做得不对!我把粉笔递给他,他做完题目以后没有把粉笔递还给我,而是扔在讲台上。你看,这多么不礼貌,多么没有教养,我作为物理老师,对于学生的品行,也是应该教育的。于飞,你说你做得对不对?”物理老师开始强词夺理。

“老师,我错了,我下次一定改正。”于飞立刻站起来道歉。

“好,你们都坐下吧,下次上课时一定要认真听讲,不要自己在下面小声说话。我讲课的内容可都是精髓,万一听漏了什么,以后要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你自己去看书,时间会用得非常多,而且还看得不明不白,没有我传授给你知识的110。”物理老师找到台阶下了,还疯狂的做广告,自我吹嘘。

于飞若无其事,方如则捏了一把冷汗。

“你说要我配合,究竟要我配合什么?”放学了,方如拉着于飞的领子,使劲向后拉,使他的后背撞到自己的课桌。

“快放手!快放手!你还让不让人呼吸呀?”于飞右手努力伸向后,拍了拍方如的手。

方如放开了于飞,于飞转身看着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个,这个,你……”于飞又坐正身子收拾书包。

“快说,不说我掐死你。”方如从身后掐住于飞。

“别闹,别闹,好痒,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于飞挣脱,“你能不能假装喜欢张强?”

方如一言不发,自顾自的收拾书包,收完就走,把于飞晾在一边,于飞马上追了上去。

“为什么你做事情总是不考虑我的感受!”方如头也不回,快步如飞。

“救人要紧,他救过你一命,你就想这样做是报恩。”于飞紧紧的跟在方如后面,想不到她走路这么快,他都快跟不上了。

“他救过我一命,就算用我的命去换他的命,我也心甘情愿,但是,我不会以这种方式去报答他。”方如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于飞,两行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看到她这样于飞也不忍心再逼她。他温柔的擦干她的眼泪,“走,回家吧,我再想想办法。”

于飞被革去班长的职务,无法持外卡直接参加决赛。这次他经过一轮海选,一轮初选,一轮复选,成功晋级于周六举行的全校歌唱比赛。比赛的地点仍是在大礼堂。评委由全校音乐老师组成,阵容极其豪华。看到于飞第一个走到台上,评委老师都摇了摇头。他们以为他还是持外卡直接晋级决赛的,又想上来鬼哭狼嚎。

伴奏响了起来,于飞把眼睛闭上。方如是压轴,最后一个才登场,现在正在后台准备。于飞不知道方如能不能看见自己,但他知道她能听到他唱。于飞演唱的是他这几天一直在苦练的《比我幸福》。

“不错,基本上还在调上,比去年好多啦。”一位音乐老师说。

“唱腔属于直抒胸臆,音色没有经过任何修饰跟雕琢,不是特别好听,可是情感表达的特别到位啊!”另一位音乐老师惊讶的说。

“还会运用哭腔,听得我都起鸡皮疙瘩,完全被他打动了。”又一位音乐老师说。

“这个哭腔特别赞,跟张学友有得比。”第四位音乐老师说着还竖起了拇指。

最后一句歌词唱完,于飞才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红红的,满含着热泪。他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让眼泪掉流出来。

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好多同学都站起来,有些甚至跳起来欢呼。评委老师也频频点头。由于心理预期过低,大家对于飞现在的表现惊为天人。

方如最后一个上场,唱得依然婉转动听,音色也比去年更加甜美,但是似乎没有多少感情在里面。

钱豪拿录像机全程录了像。

经过评委老师激烈的讨论,比赛结果出来了。方如依然获得全校歌唱比赛的冠军,于飞依然没有获得123等奖之一,而是获得最佳进步奖。

51

“于飞,你的的演唱令人惊艳啊!”看着钱豪录制的歌唱比赛,张强感叹道。

“可惜只拿了一个最佳进步奖。”于飞耸了耸肩。

“你要是能去参加,起码也能进前三。”王平对张强说。

“我这个是三度烧伤,算是比较严重的,篮球比赛可能都参加不了了。”张强一脸落寞。

“那太可惜了,我本来还打算今年要夺冠。”林斌也是摇了摇头。

“将来会留下疤痕吗?”曾纯问。

“要植皮,具体还要看恢复得怎么样。可惜了,可惜了,本来这张脸多英俊。”张强已经会开玩笑了。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在意。”曾纯眼睛看着病床,双手不安地搓着。

“虽然现在只能看见半边脸,依然很帅哦。”王平说。

“帅是帅,不过只有我的一半帅。”于飞潇洒地将头发甩到脑后。

“为什么只有你的一半帅?”张强不服。

“你遮住了半边脸,当然,只有我的一半帅了。”于飞说着也用左手遮住了自己的左脸。

大家都笑了。

“他就是遮住半边脸,也比你帅。”曾纯怼于飞。

不知不觉,歌唱比赛的视频看完了,“咦,方如呢?”张强合上DV,交还给钱豪。

“她……”于飞不知道如何对张强说好。

“哇,你们都不等我,把我丢在学校,自己就来了。”方如打开病房的房门走了进来。

“方如,你来了?”张强仅剩的半边脸就像一朵绽开的花。

“嗯,脸还痛吗?”方如关切地问,坐在张强的床头,身体挨着他。

曾纯的脸立刻乌云密布。

“不痛了。”张强不好意思,身体向后缩了缩。

方如用眼角瞟了一眼于飞,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张强脸上的纱布。

曾纯立即制止方如,“方如,别动它,小心感染。”

方如赶紧把手缩了回来,还吐了一下舌头,又偷瞄了一眼于飞,只见他无动于衷。

张强想喝水,方如能拿起一只小勺子喂他。

“来,嘴巴张开。”方如坐在张强身边,左手拿着水杯,右手一口一口的喂他,“嗯,乖。”

方如如此旁若无人,别说众人了,就连张强都觉得不好意思。曾纯恨得牙痒痒,于飞也觉得很不是滋味。不过这有什么办法,都是为了帮助张强重拾信心,重新振作,而且主意是他自己出的。

方如殷勤的关心照顾,果然是最好的良药。张强整个精神状态脱胎换骨,犹如一只初生猛虎。

“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哟,争取能够参加篮球比赛,把冠军拿回来。”方如撒娇地说。

“嗯,我尽力而为。”张强右手握拳。

“林斌,钱豪,”张强向二人挥了一下拳头,“你们一定要加紧练球,等待我的回归。”

“没问题,你安心养伤吧。”林斌举起拳头,跟张强碰了一下。

“冠军,冠军!”张强先喊了起来,林斌也跟着附和。

“喂喂喂,有我们呢,你们能够拿冠军吗?”于飞抗议。

“对,要拿冠军,首先得问我和于飞。”王平于也不服。

“同室操戈,相煎何太急。”钱豪摇头晃脑,唉声叹气。

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

“林斌,把你的语文笔记,政治笔记,历史笔记都拿来给我看一下。”张强说,“我整天待在这里,怪闷的。”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竟然主动要学习。”钱豪对张强说,“难怪你能跟于飞成为好朋友。”

“爱学习是优秀的品质。”于飞说。

“好了好了,我们走了吧,不要在这里打扰张强休息了,我们也该回家吃饭了。”曾纯说。

大家纷纷跟张强道别。曾纯本来也住西门老城区,可她有事要跟方如说,就跟她一起往东骑。于飞和王平往西骑。

林斌和钱豪则往北骑,沿着榕华大道,来到红绿灯十字路口,再向北拐上先贤门大道,来到榕湖路,林斌沿着榕湖路向南,而钱豪沿着榕湖路向北,两人才分开。钱豪住在龙凤苑,也是一个高档小区。林斌住在流水楼,是水厂的职工宿舍。

王平住在先贤门附近,他跟于飞在先贤门就分开了,于飞继续向西骑。王平住在先贤门附近一栋叫“德安楼”的楼里,楼高有八层,每层有四个单元,这里没有小区。王平家在五楼。王平的父母以前也是国企职工,不过他们所在的国企也早就倒闭了。王平的父亲以前在厂里面负责修理机械,下岗后自己出来开一家摩托车修理店,日子过的还可以。母亲除了在家里料理家务,有空闲就去店里帮忙。

“有什么事吗?特意跟我骑到这边。”方如问曾纯。曾纯住在池内里,据说以前那块地是个池,所以得名。池内里所在区域也是出了名的老城区,所有建筑都是平房,有些建筑物的年龄差不多有100年。曾纯家还好,他家的平房是解放后才建的,不过,面积也不大,只有几十平方米。曾纯爸请人搭了一层木板作为二楼,我们这边俗称“木楼”。一楼作为客厅,厨房,洗手间还有曾纯父母的卧室。曾纯和两个弟弟住在木楼。木板搭的二楼比较低矮,还好曾纯不高,没有碰头的危险。到了夏季,南方的天气酷热难耐,二楼就更加热得不行。曾纯和两个弟弟就要跑到楼下客厅去睡觉。直接睡在地板上固然凉快,可是地面太潮湿了,早上起来就会腰酸背痛。曾纯十分羡慕方如,开着空调睡床垫盖大被子。她非常渴望能过上方如那样的生活,对于方如,自然会有点妒忌。如果方如和张强在一起,那他对方如就不仅仅是妒忌了,而是憎恨。

“张强毁容了,将来一定会很丑吧。”曾纯说。

“你别这么说他,还得看手术的恢复情况。”方如说。

“你,喜欢他?”曾纯试探。

“他救过我一命。”方如无法正面回答。说不喜欢,曾纯万一跑去告诉张强,岂不前功尽弃;说喜欢,又违背自己的意愿。

“那究竟喜不喜欢他?”曾纯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

“其实我也不知道。”方如采用蘑菇战术。

“那没什么事了。我先回去了,再见。”曾纯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打道回府,回家吃饭。

“拜拜。”方如看了曾纯急匆匆远去的背影,笑了一下,踩动自行车向家里骑行而去。

北风突然大起来,将她的头发吹到脸上,于是她用右手将左边的头发拨到耳后,继续向前骑。

喜欢相别请大家收藏:(www.dwdushu.com)相别第五读书更新速度最快。

相别最新章节 - 相别全文阅读 - 相别txt下载 - 雅思轩辰的全部小说 - 相别 第五读书

猜你喜欢: 相别
完本推荐: C语言修仙全文阅读唐砖全文阅读神级剑魂系统全文阅读三国之铁骑无双全文阅读中华第一帝国全文阅读村里有只白骨精全文阅读活人殡葬全文阅读听说你爱我全文阅读异世界的魔王大人全文阅读天潢贵胄全文阅读现代小城隍全文阅读独宠丑夫全文阅读忍者招募大师全文阅读花都剑道宗师全文阅读超人漫威历险记全文阅读重生低调生活全文阅读霸天武圣全文阅读嫡女成凰:国师的逆天宠妻全文阅读魔王全文阅读网游之菜鸟玩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怪物聊天群都市之魔帝奶爸十方乾坤乘龙佳婿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剑主八荒狂探带着农场混异界神级修炼系统娱乐帝国系统昏婚欲睡离天大圣主宰星河大明之雄霸海外还看今朝太古魔帝尊战场合同工大明都督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穿越从养龙开始超级锋暴天道罚恶令天庭临时拆迁员抗日之全能兵王混沌天帝诀我的超级庄园神奇宝贝之精灵掌控者帝火丹王影视世界当神探战锤神座

相别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相别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相别txt下载手机版 - 雅思轩辰的全部小说 - 相别 第五读书移动版 - 第五读书手机站